美情报局披露 50年前美曾星期组件反共“第三力量”念头

日期:2015年03月07日 09:56 来源:中国战略网 字体:
导读:中新网1月23日电 据香港亚洲时报在线报道,美国中央情报局最近披露的一桩谍海奇案显示,在1949年以后,美国曾兴起组建虽也反共但并不是跟...

中新网1月23日电 据香港亚洲时报在线报道,美国中央情报局最近披露的一桩谍海奇案显示,在1949年以后,美国曾兴起组建虽也反共但并不是跟国民党一伙的“第三力量”的念头。

美情报局披露 50年前美曾星期组件反共“第三力量”念头

文章链接:/jstd/17f1cbd9.html

美情报局披露 50年前美曾星期组件反共“第三力量”念头

美国中情局的《情报研究》2006年第四期(总第五十册)发表了一篇题为《超乎正常的忠诚:两名在华中情局囚犯1952-73》。

该文作者杜积莫域参阅了许多中情局的内部档案后,才撰写此文。这是第一次中情局向外披露此案的内情。

五十年前的秘密行动

此文可以在中情局的网站找到。主角分别名叫约翰·唐尼和理查德德·费克图,当时都是中情局的新丁,在第一次行动时就出事。1952年,他们共乘的一架飞机在中国大陆被击落。作为生还者,二人在中国坐了二十年牢。如果不是华府方面赖帐,也许本可以更早获得释放。

据指出,因为1949年后中共接管了中国大陆,当时美国中情局计划采取措施,连络和训练中国人当间谍。美国当时分析,国民党不受大陆民众欢迎,所以兴起组建所谓的“第三力量”的念头。“第三力量”虽也反共,但并不是跟国民党一伙的。

到1952年底,朝鲜半岛的战事已持续了超过两年。美国想到以“第三力量”于中国大陆发动反政府游击战,造成分薄大陆作战资源的效果。当时的构想是,以一小队中国间谍,空降到内地跟本地的游击组织合作,搞破坏和打心理战,利用无线电向上面汇报。盟军在二战时于欧洲曾使用这战术,但这是建基于当地民众跟美国站在同一边,而这情况在中国大陆并没有出现。

当时唐尼和费克图就是被派参与“第三力量”行动。据纪录,当时因为中情局经费不足,中情局在亚洲训练中国情报员的安排延迟。在1952年4月,才有第一队“第三力量”空降中国大陆。这支先头部队之后就跟当局失去连络了。

第二支“第三力量”部队由五名中国人组成,他们于1952年7月中空降中国大陆东北吉林。这部队就是由唐尼训练的。这部队很快就以无线电跟唐尼的中情局分组连络,中情局在8月和10月先后两次空投补给物资。在9月,他们又空降了另一名队员当传令员。11月初,该部队向上级报告,指已连系上本地的反政府头目,又称他们已得到官方文件可以配合行动。他们又要求上面以飞机暗中撤走最后到步的传令员。

当时,在空中接走人或货需要把飞机在低空飞行,然后把一根绳子挂在两根杆子上。被撤走的人员就要绑在一个跟绳子接上的降落伞背带上。飞机飞高后,机上人员就会把下面的人拖上来。这种行动要成功,机师和负责拖人上来的机员都要接受训练。当时,机师诺曼·施瓦茨和罗伯特·斯诺迪都曾接受过这训练,也愿意接受负责这项任务。11月20日,唐尼的分组就向发电通知第二支“第三力量”部队。

两个倒霉的新丁

因为找不到人负责拖人上来的部分,最后中情局决定立即训练刚加入的唐尼和费克图参与。他们在11月初加入、11月24日才接受特训、29日就行动了。

据指出,中国当时早已捉拿了第二支“第三力量”部队,故意用撤走人员诱骗美国人员。从精密部署看,“第三力量”部队成员早已把所知的一切,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中方。在接人的时候,美国的飞机突然遭遇攻击,飞机要逃走时撞到树林坠机,这两个生还者也就被捕了。

在他们被捕后,中情局接获第二支“第三力量”部队电报,表示行动已成功了。可是,稍后他们却发现负责行动的飞机已经失联。当时中情局局长史密夫还曾向机上各人家属发出吊唁。1953年12月4日,美方分析包括唐尼和费克图在内的机上人员都已死亡。

被带到沈阳后,唐尼和费克图有时被问话四小时,有时则会廿四小时,但从没被打。被捕二年后的1954年11月23日,唐尼和费克图接受了一次不公开的审讯。唐尼被视为是“主犯”被判终身监禁,而费克图则被判二十年监禁。

一说就是二十年的假故事

同一天,中国媒体发布消息,证实他们仍在生。中情局立即成立一个特别小组,由局长特助小理查德德·比斯尔负责。他们认为中方的消息是真实的,把二人的情况由“假设死亡”改为“行动中失踪”。中情局编出一个故事指他们二人是军方人员,并找来约20多个明白他们真实身份的人合作,一起掩饰他们的身份。这些人包括二人的家人、律师银行、保险公司的高层等,并由国防部出面营救二人。这个故事,一说就是二十年。

当时比斯尔建议美国政府向中国施以外交压力,让二人早日释放,但其它部门则反对。最少有一个部门认为:依据国际法,道理是在北京方面。中情局高层有断断续续跟国务院和国防部这问题。在1955年,曾有一次讨论释放朝鲜战争战俘的机会,但当时中情局要求名单包括唐尼和费克图的努力被美国政府拒绝了。美国担心,若把军方和文官人员混为一谈,北京可能会拒绝前者的战俘身份,结果反而所有人都不会获释。结果,在华府提交联合国大会的名单上,并不包括唐尼和费克图。

中国在1955年释放了朝鲜战役的战俘,但坚持唐尼和费克图参与的是跟该战无关的任务。此后十五年,美国外交人员曾多次跟中国交涉,但因为美国不承认北京政府,事件并无进展。

重返美国

1971年中美进行乒乓外交,中美关系回暖,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季辛格密访北京,中国重返联合国。这年秋天,二人首次被带到北京的百货公司购买新衣服和外套。1971年12月,费克图获释,他一共坐了19年零14天的牢。而唐尼则于1973年3月12日到香港,随后返回美国。

回国后,二人成为中情局东亚分局指挥官,向同僚介绍有关背景情况。费克图在1976年退休,唐尼在1977年退休。唐尼成为一名法官,专门负责青少年案件。唐尼在1975年娶了一名美籍华人,她也是生于他出事的东北。

唐尼现时已是76岁,费克图今年8月将庆祝80岁生日。文章指出,虽然唐尼和费克图返美时,都受到英雄式欢迎,但官方对他们的事迹却一直甚为低调,在内部教材和文献方面皆鲜有谈及,新一辈的人员对他们都应该不大了了。